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自习室旁的实验室-【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8:17:05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我在大学里是学医科的,当然会接触到解剖学,这是我最反感的学科,因为那些内脏和红的刺眼的血,真让人头晕目眩,恶心至极。但是为了每门科目及格,每次我不得不带着发麻的头皮,含着话梅去实验室。幸好关于解剖的课程不算多。

若大的校园对于我来说是充满神秘的。一些长期废弃的房屋,隐约好象被火烧过,让人看上去实在有些。

阿籽是我的好朋友。她天真活泼,喜欢恶作剧,我常常被他吓的魂飞魄散,成为他的牺牲品和笑料。所幸的事,我不会生气,因为每次都是伤不了友谊的恶作剧,事实上我被吓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我是睡阿籽下铺的。记得有一次,天快亮了,人也快醒了,我隐隐约约闻到一股血腥味,我慢慢的睁开腥睡夹杂眼屎的眼睛。啊……!眼前的景象差点没使我窒息。一只开了膛的小白老鼠正被绳子吊着脖子,它居然还在挣扎着,此时它离我眼睛不到一尺。心跳加速,简直透不过气来。只听见上铺的阿籽嘎嘎地笑个不停。我确定,这次我又被她算计了。

“干什么啊,一大早就搞这个,想吓死人啊”我一边安抚着快得几乎要跳出来的心,一边歇斯底里地朝上铺大叫。

“今天上课要解剖白老鼠的,我提前做了,醒的太早了”阿籽没有一点想道歉的意思。

“拜托,以后不许这样了,真的好吓人的”可怜的我基本上用到了企求。谁叫人善被人欺呢!嗨!……

就是这样,我被阿籽是两天一小吓,五天一大吓。能坚持到现在,我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至少可以证明我的心脏是很健康的。

这天是自习课,和解剖实验课相比,我喜欢的多。看的出,全部的学生都是这样的。

自习室很大,有时也供学校上大课用,它的右边是新建的实验室,也就是现在我们做实验的地方,而它的左边——废弃了很久的老实验室,说是很老,但是看上去房子的建筑以及构造也就是近几年的产物,不晓得为什么现在废弃着。自习室左边的大窗户正对着老实验室的窗户,没人透过实验室的窗户仔细的看过对面解剖室里到底有什么东西。被遗忘的“老实验室”几乎无人问津。

自习课就是大家自由发挥的时候,没什么人愿意看超大黑板上,教授乱七八糟,这块画一下,那块写一下,只有他自己了解的板书。我盯着自习室左边的窗户发呆,更确切的说,我正在注意老实验室的窗户,我甚至想透过两扇窗户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我一边盯着窗户,一边用手捏了捏阿籽。

“阿籽啊,你说那个实验室里究竟有什么呢?为什么就这么废弃了呢?”我的意思是说不算陈旧的房屋为什么就这样废弃呢?

“你没听说吗?那里面闹鬼啊!不是我说你,天天带俩耳朵逛来逛去,就是不听世事。”阿籽翻着书,头也没抬的说着。

“真的吗?闹鬼啊!为什么我不知道啊,阿籽,阿籽给我讲讲哦。”我一听是学校的房子闹鬼一下就来了精神。拼命的摇着阿籽给我讲这一切。

“好吧,好吧,真拿你没办法,我就给你讲咯,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阿籽是最怕我向她可怜企求了。

“其实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啊,就是吧,从前有一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突然………”阿籽故弄玄虚,怪腔怪调。

“你讨厌,好好的说撒,”我邹着眉头警告着她。

“就是大概在95年吧,学校选出6名在解剖学方面非常优秀的学生进行解剖实验,是为了对人体的各个器官进行进一步的了解,所以呢一定要用人做实验,学校和医院方面都联系好了,要我们的考生解剖刚刚死去的人,其实这也算是一种实习哦,好象还说谁能在6位考生中脱颖而出谁就可以保送到医院或者法医界。”

“那后来呢?怎么会闹鬼的呢?”我听着很入神,不禁的插起话来。

“不要捣乱,听下去哦”阿籽就像是个在授课的教师。“参加比赛的一共有6个人哦,两个人一组,所以就要准备三具刚死去的尸体。比赛那天,实验室气愤凝重,大家都感觉到心情压抑。比赛开始了,大家都摒住呼吸,静静地看着,比赛才开始几分钟,大家就觉得时间很长,有些旁观的学生,已经受不了离开了实验室。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组的的学生报告说‘这具尸体好象还有温度’。”

监考老师说:“这怎么可能呢,尸体经检验已经死亡啊,没事的放心的做吧,时间不多哦。”

“听说这组的两个学生一个叫小来,一个叫爱华。解剖的是一具女尸。”阿籽说到。

“那后来呢?”

“小来是个不爱说话的男孩子,做事比较认真,学习成绩是出了名的好,而爱华是一个出了名的开朗呸子,但是学习成绩也非常的优异,成了女生心中的偶像。”阿籽眼睛看着我认真的讲着。“这时小来说,‘不要乱来,还是搞清楚比较好,这事可大可小的。’爱华这个时候意见就大了,‘还看什么哦,医院都开出死亡证明了,不会有事的。’‘是这样吗?那好吧。’看上去小来的顾虑还是很大的,只是实验已经开始了,没有时间给他多想。”

爱华拿这解剖刀,一开始就在尸体的颈部割开了一个小口子……爱华和小来毕竟是学习好的学生,解剖的技术算是很不错了,非常干净和利落。最后,他们那组得了第一。

“就这样吗?那为什么会闹鬼呢?那具女尸到底是活的还是死的呢?”听到这里我有很多不解的问题。

“女尸是活的还是死的,真的是无法解释的,但是小来和爱华后来都出事了。”阿籽用好象在暗示我的眼神看着我。“爱华一次坐火车,把头伸出窗外,谁知窗户无故的砸下来,头没了,血溅染了整个窗户。小来有天忽然失踪了,警察破门而入,小来躺在地板上,眼睛瞎了流了血,两条血迹干在脸上,医生检查不出致使小来眼瞎的原因,没有外来伤害。大家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或是看到了什么,小来只是一个劲的抓着头发,歇斯底里的叫着‘不要过来’,究竟小来看到了什么,大家都不晓得。后来小来住进了神经病院因为天天精神恍惚,不吃不喝,活活饿死了。他们俩出事的时间前后正好一个月,都是28号,正巧他们那天解剖的时间也是28号。”

“天哪,不是吧!这么悬?!你编的吧!”我半信半疑的问着阿籽。

“骗你干什么,他们都是这样说的,我也是听来的啊。”阿籽一脸无辜,我也拿她没办法。

阿籽说的个“故事”一连在我脑海了转悠了好几天,是真的还是阿籽编来吓我的呢?阿籽有这么多前科,也难怪我不相信他。

这天不用上晚自习,天气很热,我和阿籽像往常一样在我们美丽的校园里散步,不知不觉夕阳西下,夕阳染红的一片天也渐渐的被黑幕吞食。我和阿籽一边走,一边聊着天,不知不觉走到了那栋废弃的实验室旁边。我和阿籽对视,我和她始终对征服不了对这栋楼的好奇心。

阿籽走在前面,我挽着她的手,走在她的后面,我们小心翼翼,一步挨着一步,静悄悄的靠近那扇窗户。我们想试图从窗户里看到些什么。就在这个时候……啊!

“啊!吓死我了,阿籽你叫什么啊?”我用手急拍着胸,稳定将要跳出来的心。

“我肚子好痛啊!来来来,子彦快帮我拿下书,我去上厕所,在这等我,不许乱跑,知道吗?我马上就来。”阿籽就这样捂着肚子抛弃了我。

窗户离我不到一米的距离,我不敢回头看,甚至动也不敢动一下。阿籽要我在那等她,我就准备一动不动的在原地等她。我很害怕,脑子里无奈的想起关于这个实验室的故事。

“子彦……子彦……”这个时候我听见阿籽在叫我。“子彦……”我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等“救星”的到来。

“阿籽,你在那里?”“子彦,过来,我在前面,往前走。”这声音是从窗户里传出来的,我确定,我确定阿籽的声音是从实验室的窗户里传不来的。我向前一步,试图想透过玻璃从漆黑的实验室里看到些什么“阿籽,你怎么会在里面呢?你怎么进去的?”

就在个时候,以上冰冷的手,穿过玻璃从实验室里穿出,它掐着我的脖子,不顾一切的把我往实验室里面拖,我的脚已经离地了,碎玻璃划过我的身体,我被那只手拖进了实验室。这时它送开了,我一边咳嗽一边挣扎着。黑漆漆的一片,我透过微弱的光,定睛一看……啊!……一个穿着白色衣服、披散头发的女人悬空在实验室中间,没血色的脸和手,没有脚,带着幽绿光的眼睛,手上只剩一层皮。

乙肝严不严重看这些检查

海看皮肤病到哪家医院好

西宁青春痘在治疗那里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