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山血种之旅游2-【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9:37:00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上一篇:《鬼山血种之旅游》

“萧明……”

这是谁在叫我?我心里想道,却没有应声,张望之余我还不忘在路上的茅草上打一个特殊的结。

大概是我听错了吧,呵呵,我他丫什么时候那么怂了!男子汉大丈夫,有什么好害怕的!

走了很久,接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房子!

那建筑看似年代很久,可等我更接近时,崭新如初,类似古欧风格的别墅,整体看到是黑色的木漆,围墙杆上攀着好似枯萎多久的花藤,叶子轻轻一碰,便碎落坠地了。

“吱呀——”一声,我打了一个机灵。

朝着声音源看去,那是两扇已经脱了黑漆的铁门,四方形的铁门杆表面,已经露出了斑迹铁锈,门上一个铁钉穿过门扣的孔里,并没有锁上锁头,刚才那声音是风吹动铁门摩擦到门柱的声音,现在风有些大,我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样,要不要在这里等那两混球?可是抬眼看去,那房子有种隐约的神秘感在吸引我每一条神经!

拉出钉子,推开那两扇风都能吹得吱呀响的门,缓着步走进去。

到了别墅主门,一阵寒风呼来,竟然吹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两个伫立着的熟悉的影子!

“嗯?萧明!”他们异口同声地叫道。

原来是李鑫和谢祖恒啊……

让我注意到一点不同的是,他们身上的包呢?

我话还没有问出口,李鑫便埋怨我:“你说你,一条蛇能把你吓成这样,要不是你,我们……”他话没有说完骤然间就是“嗙!”的一声,关门的厚重声响彻房子大厅!

我们互看了一眼。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时,李鑫递过来一张纸。我接过来朝他看了一眼,问道:“这是什么?地图?”

他摇摇头。

突然一抹诡异的孤独爬上他的脸颊。

我打开来看了。里面有一幅画,画的是一个十字架,装点的是红色看似宝石的饰物。

“什么意思?”我不明。

“萧明,知道吗?这十字架上的红色水晶石如果挖出来,泡在水里,可以使我们永生不灭!”祖恒这个时候变得有点不太正常了。

这又不是玄幻世界,怎么可能会有什么永生不灭,值几个钱倒是真的,不过我萧明最不缺的就是钱了,这水晶就算卖了,也不够我花的……

“算了,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摆手道。

“萧明,来,和我们一起看看,这偌大的宫殿,究竟有什么神秘之处!对你下学期的研讨,可是很有帮助的!”李鑫劝道。

我心里有种不安。

“那……好吧。”我勉为其难地应了。

跟着他们的脚步,我随他们上了楼。

楼上空无一物,除了一张长桌和几张靠椅。墙角干净并没有任何小昆虫,说明这是有人在住的。

可奇怪的是,仔细看的话,地上竟有一层厚厚的灰。

这让我不禁联想到电影中的吸血鬼古堡,可是这世上怎么可能真的有吸血鬼嘛……正在我冥想之际,听到一声大笑:“哈哈哈,终于找到了!”鬼姐姐www.

我回神望去,李鑫的手中正捧着一个木制的小黑盒子,我不解,便走过去:“怎么了?”我问道。

他用手指扣开那盒子前的闸锁,轻启木盒盖,只见在红绵锦里面静静躺着的一枚十字架!

那十字架上的宝石比刚才图上的颜色还要鲜艳妖冶!用小手电照看,折射出的光仿佛能把人的眼睛给闪瞎!多么的吸引人啊……

可是话说回来,他们俩个是请我来旅游的还是来找宝藏的?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个镶着宝石的十字架?

他们两个小心翼翼地将那十字架取出,跟一不小心就会灰飞湮灭那样轻手护捧。再看了一会儿之后,倏然间不约而同转头看向他们后面站着的我,越扭那角度越不对!

都三百六十度了!我顿时能感觉到我嘴角在不可思议地抽搐着……

“你、你们……到底、到底是谁?!”这诡异的画面在我脑海里不断的深印,双脚不自觉地往后退,他们俩的头和后背正对着我,走来!

“萧明……帮帮我们吧……”他们异口同声地对我说,那声音简直是无数的噪音齐有规律地排列所形成的刺耳!

“要我……怎么帮你们?”我极力镇定下来。

“你,吃下这枚血种。”李鑫的额头开始暴青筋,侃侃流出一道道暗黑色的液体,霎时空气中弥漫一股铁锈加腐肉的味道,令人作呕。只见祖恒的下巴一块一块地脱落,如撕纸一般快而干脆,不带一丝血痕,似乎是腊肉的颜色,可是隐约起伏的皮质让我头皮发麻……都是蛆虫!

但我还不忘回问:“什么?”

李鑫那包裹着厚衣的手臂如机械动作的那样,两指从那十字架中间轻轻一夹,就把那镶得牢实的宝石给拿出来了!

丫的,那手指黑不溜秋地长着一层不均匀的绒毛,看得我胃都波涛浪涌了,还让我吃那碰过的宝石!这不是纯属要我命嘛!

“不是,李鑫,这玩意儿不是花生啊,你别给哥们儿我开这种玩笑啊……”我轻移动脚板往身后的柜子接近,试图想趁他们不留神之际扳倒柜子挡住他们就跑,因为我心里也半有揣测,他们估计不是人了,但为什么还能以人的行为方式行动这个不得而知。

对了!想想,从来到我家的时候他们俩个的神情很不对劲,而且现在才想起来一点,检票上车那过程我没有见到,火车上是没有站票的!还有就是刚才,明明我们是一起毕业的,却说对我的的研讨有帮助,都毕业两个月了,研讨的话早就过期了!难道说……不,不应该啊,那时候他们来找我的那天是阳光普照的,难道说已经成妖了!

曾在书上略看一些,鬼,经过吸食人血和人的魂魄可达到脱离灰飞烟灭的境地!这世上还真有这东西!我想我肯定很快去见我的祖爷爷了……

我在冥想之间却不知他们已经到了我跟前,乍一看全身开始缩水变色的李鑫和谢祖恒,不!应该是妖鬼了,如琥珀色一般的暗红肤质,逐渐见骨,那暗得深不见底的黑瞳周围爬上了一层暗红!现在的状况完全不是一个人样……

“别,你们要什么,我都可以尽量满足你们,能不能放我走?!”我估计说了他们也不会听的吧。

“只要你吃下这枚血种,我们,在吃了你!就可以成魔了!哈哈……”那声音似乎混杂着一股股液体那样的模糊。

下篇:《午夜惊魂无人楼3》

哪些人不适合免疫治疗癌症吗

免疫疗法适合食道癌晚期吗

第四代试管和第三代试管的区别是什么

杭州比较好的人流医院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