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石油的自己人昆仑银行石油金融大冒险-【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47:37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中石油的“自己人”:昆仑银行石油金融大冒险

中国页岩气网讯:产业与金融结合,随着2004年德隆帝国的崩塌而一度沉寂,但近年来却再度成为热门话题。

成功参股12家金融机构的中石油,取得金融业全牌照,成为央企产融结合的样本。而中石油与昆仑银行,走出了一条奇特的石油金融之路,但风险也正孕育在这种超高速扩张之中。

产融结合究竟是指什么?是否一种企业发展的“国际潮流”?专家管维立告诫说资本层面的产融结合并非大势所趋,国际上也不存在这样的潮流,美国通用电器集团GE是产融结合最有名的范本,但不过是个孤立的个案。管曾任国资委企业司司长,也曾任GE金融亚太区副总裁。

是为本期南方周末经济板块“石油银行”专题。

仿佛是一桩皆大欢喜的姻缘,中石油强势介入,令昆仑银行这家昔日寂寂无名的小银行骤然改头换面,一日千里。而昆仑银行对于中石油的奇特功用,在于借其通道发放利润丰厚的委托贷款,并与敏感资源地区进行资金结算。

在这条奇特的石油银行扩张之路上,产业基因和金融基因能否真正融合,风险如何控制,都充满着不确定性。

自从傍上中石油这个“大款”,一切都变了。

4年前,克拉玛依商业银行迎来中石油天然气集团(以下简称中石油集团)入驻,随后冠上这个大股东的品牌,更名为昆仑银行。

这家寂寂无名的小型城市商业银行从此脱胎换骨,资产规模从38亿到1848亿,4年间增长了50倍,2012年10月进入标准普尔《中国50大银行》排行榜,资产规模位列47位,正式步入城商行第一梯队。

眼下,昆仑银行并不满足于偏安一隅,在中石油的大指挥棒下,它走出了一条特别的石油银行扩张之路,并且成为唯一一家经营伊朗业务的银行。

不过,这条高速而奇特的扩张之路,充满着不确定性。

曲线进京

“幸福路支行18”的秘密。

中石油与克拉玛依,可谓渊源颇深。克拉玛依因油田建市,这里处处有中石油的身影,就连政府机关也设在一处。

2009年4月,中石油集团投资28.1亿,以现金方式独家认购克拉玛依市商业银行新发行的股份。后来,经过两次增资扩股,中石油占股82%。第二年,克拉玛依商业银行延续了中石油的“昆仑”品牌,更名为昆仑银行,象征中石油的宝石花开始成为其Logo。

自从有了这个大股东,昆仑银行的业绩就坐上了火箭。中石油入股的第一年末,昆仑银行对公存款较上年增加5.53倍,公司贷款增加13.7倍,总资产一下翻了5倍多。

昆仑银行的步伐,也紧紧跟随着大股东。

就在中石油入主后的新一届董事会上,昆仑银行法定代表人、中石油总会计师王国樑描述了这家银行的定位:起步阶段到石油企业最集中的地方发展业务,成为全国性商业银行;第二步到国际石油项目比较集中的国家如苏丹等地建立分行,进军国际化。在这个“两步走”战略中,两次强调了“依托中石油”。

在随后的一年半时间里,昆仑银行便依次在中石油关联企业最密集的乌鲁木齐、大庆、西安等地设立分行。而重中之重,则是筹备北京分行——事实上,中石油入股之后,昆仑银行总行的实际办公地点便搬到了位于北京的中石油大厦,留在克拉玛依的其实仅仅是克拉玛依分行。2010年,北京分行作为一级分行,正式成立筹备组,还专门从中石油系统内部和北京的银行界挖了一批人。

不料,2010年末爆出的“齐鲁银行案件”,让城商行风险控制不足的问题开始显现,引发舆论关注,更引起监管者担心,银监会“暂停审批”城商行跨区经营。

至此,昆仑银行异地扩张止步,北京分行的设立遥遥无期。

一位参与筹建北京分行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由于在北京没有分支机构,办理北京地区的业务要快递回克拉玛依,操作完成后再快递回北京,一来一去,周期延长,很是麻烦。

于是,昆仑银行想出了一个对策:设立虚拟机构,暗自在北京经营。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昆仑银行内部文件显示,早在2008年12月,中石油尚未正式入股克拉玛依商业银行,这家银行的清算系统中便建立了一个虚拟的核算单位“幸福路支行18”,用于承载那些正在筹备之中、尚未正式成立的异地分支机构的业务。

这个“幸福路支行18”,于是在昆仑银行具备了特别的现实意义。

上述人士透露:工行北京分行帮助昆仑银行上线了新的清算系统,总行清算中心下设克拉玛依营业部清算中心、北京分行清算中心、西安分行清算中心等。“幸福路支行18”作为北京分行营业部归入北京分行清算中心。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书面材料显示,仅仅在2009年5月至2010年5月期间,“幸福路支行18”共开立对公活期限存款账户11户、人民币贷款账户5户、外币对公活期存款账户6户。开户公司包括中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石油公司)、中石油集团、中油财务、江苏德赛化纤、新华联矿业、大庆庆科井筒装备等。

根据上述人士的描述,昆仑银行对于幸福路支行18的业务规模有过预判,中石油公司和集团将在这里开设的账户存款增加至550亿元,很快将达到千亿元,即使在北京地区未获准经营,照此手法仍可顺利实现2015年整个银行资产规模达到7000亿的中期目标。

“幸福路支行18”在昆仑银行发展中的作用不容小觑,据内部人士透露:计入其中的业务收入贡献要超过其他具有营业执照的六家异地分行的总和。

但由于“幸福路支行18”和“北京分行清算中心”未获得银监会批准,无营业执照。一旦在该机构核算和处理的业务不断增加,势必会引起各监管部门的关注。于是,2011年6月,昆仑银行撤销了“幸福路支行18”和“北京分行清算中心”,将账务和数据库全部合并回克拉玛依的幸福路支行。

两个月后,昆仑银行成立“总行营业部”,用来代替存在监管风险的“幸福路支行18”和“北京分行清算中心”,原北京分行筹备组的人员继续在北京办公经营,但在编制上改为总行营业部的员工。

北京地区经营的业务就此归集到总行营业部,所得经营收入名义上归入新疆地区。据昆仑银行内部员工透露,总行营业部员工的个人所得税都交在克拉玛依。

根据公开资料,昆仑银行的注册地和总行营业部办公地点均在克拉玛依市世纪大道7号,这里是新疆油田公司的信息楼,由于是保密单位,没有悬挂昆仑银行的标识。

2013年5月,南方周末记者来到克拉玛依发现,昆仑银行克拉玛依分行占据了其中的二层和三层,而总行和总行营业部则合并在一间面积约50平方米的办公室内办公,室内悬挂着营业执照、银监会的更名批复、税务登记证等。

共有三名工作人员在此工作,其中一人透露,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负责接收当地银监局和央行的文件,然后通过办公系统传到北京。远在北京的领导每季度或者半年会来克拉玛依,向当地监管部门汇报工作。另外他们还要承担报税工作,因为注册地在克拉玛依,除了上缴中央的部分,其余的税都留在克拉玛依。除此之外,还要给当地的股东分红。

而实际具备运营职能的总行和总行营业部位于北京金融街1号的金亚光大厦。2012年中石油买下了这座大厦,其控股的多家金融机构悉数在这里办公,昆仑银行也从中石油大厦搬来这里。

根据商业银行法的规定,总行搬迁需要银监会的批准。昆仑银行总行迁至北京并没有得到银监会的批准,因此在金亚光大厦丝毫找不到昆仑银行的标识。

南方周末记者以要在昆仑银行开户为名顺利进入金亚光大厦,昆仑银行占据了这座大厦的两层,业务种类一应俱全,办公室的门口悬挂着个人金融部、国际业务部、对公业务部等门牌。粗略计算,仅一个楼层,员工超过两百人。

昆仑银行负责实际运营的总行和总行营业部已移至北京,属地监管机构克拉玛依银监局如何监管?南方周末记者联系了克拉玛依银监局,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克拉玛依银监局的回复。但克拉玛依银监局的办公室负责人承认,“昆仑银行的情况比较特殊”。

昆仑银行的每一步发展都有中石油的深深烙印。图为昆仑银行西安分行。 (吴暗彪/东方IC/图)

“自己人”

对于不差钱的中石油,从昆仑银行获取贷款尚在其次,借助它的通道发放委托贷款才更为重要。

对昆仑银行来说,中石油集团及其下属公司一直是其最重要的客户。

中石油入主之后,昆仑银行几乎无需为存款发愁,昆仑银行年报显示,2012年末,该行存款已轻松突破千亿元。

这些资金的成本也极为低廉,2012年,昆仑银行公司存款818.8亿,而利息支出16.6亿,平均付息率为1.86%,远低于年存款利息3.25%。

2012年,昆仑银行共向中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支付利息1.54亿,向中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支付利息9.18亿,向母公司下属其他公司支付利息2.81亿,总计13.53亿,占到公司贷款利息支出的81.46%。

年底,中石油集团放于昆仑银行的存款和同业存放余额为416.98亿,中石油公司16.82亿,母公司下属其他子公司151.48亿,总计585.28亿。

据昆仑银行内部员工透露:昆仑银行的体量还比较弱小,中石油对昆仑属于半支援性质,中石油曾经给中油财务发过红头文件,要求存款放在昆仑银行。

自然,中石油及其下属企业也是昆仑银行的贷款大户。根据公开资料,中石油公司曾将此作为持续性关联交易予以披露。

中石油公司2011年年报显示,昆仑银行居于长期借款人的第五名(前四名均为中石油下属财务公司中油财务)。借款100亿,起始日2011年10月20日,终止日2014年10月13日,利率5.81%,相比当前三年期基准利率下浮了13%。

到了2012年中,中石油半年报显示,昆仑银行在长期借款机构中排名上升为第一,借款金额上升到200亿,期限长达十年,利率4.84%,比当期五年以上贷款基准利率下浮了30%。不过,这笔200亿的长期贷款,后来在中石油公司2012年年报中消失不见,仅剩上年那笔100亿的三年期借款。

监管部门规定,单一最大客户贷款总额与资本净额之比,不应高于10%,单一最大集团客户授信比例不得超过15%。昆仑银行2012年资本净额141.7亿,中石油公司超过百亿的贷款,显然超出了单一客户贷款的最高限额。

中石油及其关联企业的大量贷款,并未给昆仑银行贡献丰厚利息收入,仅占后者2012年利息净收入的12.7%。2012年底,昆仑银行向中石油集团下属其他子公司发放的贷款及垫款余额为69.3亿,应收利息却只有1287万。

不过,对于不缺钱的中石油,获取贷款尚在其次,昆仑银行的更重要用途,在于帮助中石油发放委托贷款。

委托贷款是指,公司将其在银行存款向指定的公司或项目公司提供贷款,金融机构只是存款和借款公司之间的中介。这种方式本质上是一个公司向另一家公司的贷款,利率往往在市场利率基础上谈判确定。金融机构的主要职能是管理贷款,并收集利息和偿还本金。

2012年9月,中石油通过昆仑银行向克拉玛依城投公司发放22.7亿元的委托贷款。这一年,仅中石油公司通过昆仑银行发放的委托贷款,计1175亿元,而昆仑银行全年发放的贷款不过404亿元。

中石油集团下属财务公司——中油财务可以在集团内部企业之间拆借资金,而通过昆仑银行发放委托贷款则是将自有资金贷给集团外的企业。

高达千亿的委托贷款去向目前外界不得而知。但在资金吃紧的2012年,市面上,一般委托贷款的利息远高于普通商业贷款,以一笔房地产企业的委托贷款为例,至少可以收取18%的利息,如果贷给中小企业,利息则可以高达24%。

在这项业务中,昆仑银行2012年的收益是4.48亿元,比上年增加2.11亿元,占到中间业务净收入的65%。一位银行业分析师向南方周末记者分析道:这也说明昆仑银行基本都是通道业务,不是银行自己的信贷业务。

同年,中石油放款生意非常兴隆,2012年年报显示,由此对外融资产生的现金流比2011年的92.59亿增加了660.96亿元,达753.56亿元。

近年来,已有不少央企从银行低利率获取贷款,然后以较高利率贷给中小企业,从中赚取利差。2011年底江苏国资委发文,要求省属企业不得以各种形式向系统外的企业拆借资金。

不过,即便有了昆仑银行,并不意味着中石油不再依靠其他金融机构。毕竟依昆仑银行目前的体量和业务能力,无法完全满足中石油的金融需求。

就在控股昆仑银行的同一年,中石油与工商银行和国开行签署了两个重要的战略协议。中石油与工商银行将在全球授信、资金结算、银行卡等业务领域深化合作。此后5年内,国开行也将以优惠利率为中石油提供300亿美元的融资额度。

昆仑银行的内部员工如此勾勒中石油的金融结构:中油财务是集团的总管,工行、建行都是帮手,昆仑银行是自己人。

特别的国际化银行

昆仑银行成为国内企业进出伊朗的唯一资金通道。

但对于中石油而言,“自己人”昆仑银行绝不仅仅是一家普通的银行,通过昆仑银行,和敏感地区进行资金结算,这种独一无二的渠道角色,让其成为中石油庞大版图中一颗无可取代的棋子。

从事中东贸易的人都知道,伊朗是昆仑银行的代名词,因为目前,昆仑银行是国内通向伊朗的唯一结算渠道。

昆仑银行国际业务部的客户经理也不否认这一点,一位客户经理说:“昆仑银行保证中国与伊朗能源结算,这是国家层面给予昆仑银行的要求,我们也为此放弃了很多。在此基础上顺带服务一些国内大型企业。”

在昆仑银行内部,国际业务甚至比对外宣传的产业链融资更受重视。

昆仑银行战略投资与发展部规划投资科副主任赵志龙在该行内部刊物上撰文指出:产业链金融和国际业务都是昆仑银行最具核心比较优势的业务领域。与国际业务的发展态势相比,石油石化产业链金融的战略定位没有确定,因此在整体资源配置中一直处于次要地位。

昆仑银行于2010年4月27日正式启动国际业务筹备工作,2011年,其国际业务清算结算总量超过600亿美元。

中油财务甚至把指导昆仑银行的国际业务作为2011年的工作重点之一,即建立长期安全可靠的资金汇划路径,保持敏感地区资金结算通道通畅。

昆仑银行的国际业务也承担着保障海外油气能源贸易结算通道安全畅通和国家海外能源供给的重任。

一位与伊朗有着多年政府采购往来的人士说:“石油储备丰厚的国家和地区一般都是比较敏感的地区,中石油需要建立自己的金融力量,这才是昆仑这家小的城市银行能发展的最主要动力。”

中国三大石油企业在伊朗有着大量的投资项目,这几个油气田开发项目投资达两百多亿美元。

伊朗方面在昆仑银行设立人民币账户,中伊石油贸易款以及石油工程款由中伊双方通过伊方在中国境内银行设立的人民币账户实现结算。昆仑银行为中石油公司提供的结算业务全部免收服务费,无疑节省了巨额的财务成本。

2012年7月31日,美国宣布对伊朗石油行业进行新的制裁,同时美国财政部对昆仑银行实施制裁,切断其与美国金融系统的联系,并要求任何持有该银行账户的美国金融机构必须在10天之内销户。

根据美国财政部的解释,制裁昆仑银行的主要理由是它向至少六家伊朗银行提供了重要的金融服务,包括账户服务、转账服务和信用证服务,价值达数亿美元。

2012年以前,中信银行、建行、衢州银行以及中国银行的地方分行可以接受伊朗的信用证,但2012年后,出于政策风险的考量,这些银行都停止与伊朗的业务往来。美国制裁昆仑银行的消息传出后,国内几乎找不到接受昆仑银行转汇的银行,因为与其有业务往来的银行,也可能被列入制裁名单。于是,昆仑银行也由此成为国内企业进出伊朗的唯一资金通道。

此后,美国关闭了昆仑银行的美元结算通道,导致其只能用欧元和人民币结汇。昆仑银行也被迫停掉了除伊朗外的国际业务。

不过,在昆仑银行开立国际账户并非易事,主要面向大型央企或上市公司,要求与伊朗贸易额超过2亿元,出口伊朗两年以上,日均存款规模也要达到2亿元以上。位于北京的总行营业部国际业务部刚刚成立两个月,主要服务于北京地区的央企和大型国企,在此之前,中石油的国际结算都由昆仑银行总行直接处理。

中国和伊朗都有结汇的总量控制,昆仑银行往往先保证中石油及其下属企业的,其次才是大型央企、国企,民营企业即便是已经开通了结算账户也只能往后排。据昆仑银行西安分行国际业务的客户经理透露,西安分行的收汇已经排到了2013年9月份。

由于在伊朗业务上一家独大,2012年,昆仑银行结算手续费收入达到2517万,而2011年只有553万。

成长的烦恼

昆仑银行能否控制高增长带来的高风险,尚待考验。

中石油的强势介入,令昆仑银行迅速壮大,但做大的同时能否真正变强?眼下,昆仑银行似乎正在经历成长的烦恼。

昆仑银行的内部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昆仑银行一直被中石油牵着走。银监会总觉得昆仑银行不像商业银行,但也说不清楚到底哪里不像。”

和其他银行不同,昆仑银行的员工,特别是管理层大多来自中石油系。以六名高级管理人员为例,除行长来自银行系(曾任深发展银行总行运营管理部总经理),以及原克拉玛依商业银行董事长之外,其余四人则来自中油财务和油田公司。

让克拉玛依银监局觉得麻烦的是昆仑银行的粗放管理方式,例如,在现场检查中,他们曾发现,金库的钥匙和印章就直接在桌子上撂着。

更让他们头疼的是,来自中石油“无微不至”的呵护,使得大量的当地资源归于昆仑银行,但昆仑银行并不能提供相应的金融服务。

2010年、2011年,中石油通过新疆油田公司多次下发文件,要求下属企业代发工资业务、上下游关联企业结算账户、基本户在规定的日期前全部转移到昆仑银行,不在昆仑银行开户就拿不到油田市场准入证。

在克拉玛依,新疆油田公司、西部钻探公司、独山子石化公司、克拉玛依石化公司等13家驻市中央石油石化企业是当地最重要的经济支柱。百分之八十到九十的中小企业,也在为中石油提供技术服务。四十多万人口中,超过一半是石油产业工人。

于是,昆仑银行的相关业务量迅速增加。他们也随即针对产业链融资开发了几款信贷产品,但受贷款规模和贷款品种的限制,无法满足众多中小企业的贷款需求。

但如果中小企业再找其他银行贷款时,问题就出现了。比如说,企业从其他银行贷款用于承包中石油的某项工程,银行一般会要求其在贷款银行开立一个专门账户,中石油给企业付款要打在这个账户上,便于银行进行贷款监控和管理。但中石油规定结算账户一定要开在昆仑银行,而非贷款的银行,后者无法按规定程序进行贷后管理。

这样的情形下,一些企业在昆仑银行贷不到款,想去其他银行,又贷不成。

克拉玛依四大行的一位中层管理人员如此评价:中石油要求所有的账户都转到昆仑银行,但昆仑银行又不能解决企业的所有融资问题。“吃太多,没办法消化,后续服务跟不上。”

克拉玛依银监局和人民银行也让各家银行写情况反映,地方政府在许多会上也讲到要平衡各家资源。“克拉玛依的体制在这摆着,昆仑银行就是中石油自己的银行,表面上说要平衡但实际上根本没有行动。”一位克拉玛依银行人士称。

相对公平的竞争格局被打破后,四大行也不得不放下身段,努力跟昆仑银行搞好关系,借助昆仑银行从中石油争取一些业务回流到克拉玛依,各家银行也好采用银团贷款的形式,分一杯羹。

在享受了中石油的全力呵护,业务量迅猛增长之后,昆仑银行能否控制高增长带来的高风险,是眼下需要面对的直接挑战。

从2009年至今,由于整体规模飞速扩张,昆仑银行的贷款额一年翻一番,不良贷款也在2012年凸显,从2011年末的0.03%,升至2012年的1.8%。2011年末该行关注类贷款13.1亿元,2010年同期仅29.9万元,激增13亿元。

另外,昆仑银行的贷存比一直在同行业中处于较低水平。除2009年达到55.68%,2012年达31.79%外,2007年至2011年,均维持在30%以下。

Coursera上市

玩传说对决就用轻蜂加速器

轻蜂加速器真实体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