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女之暗巷杀人-【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6:41:16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那个寂静的夜晚,整个小区只有我一个人。

我拼命的奔跑着,发疯似得游荡在每一片角落。

一家家原本彻夜不关的亮堂大厦都陷入了死沉的寂静中。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鬼节,很久以前的鬼节是和平时没什么区别的。

可是慢慢的,那些自称是高级人的人想出了一个娱乐节目。

她们要在社会底层找一个女生当鬼女。

然后只要是鬼节,就会有很多人扮鬼来吓她一个人!

没有允许任何人帮助,那些看起来假的看起来真的鬼都有。

鬼女几乎每年都会换一个,因为,他们一次鬼节就可以吓死一个。

可是,一年年过去了,参与鬼节的人不减反增,他们以吓死鬼女为荣,以扮鬼为欢乐。

今年的鬼女是我,林海沐。

我环视了一圈,某个街角几个人影猛的躲了起来。

怕我看到不好吓我吗?我摸摸手里的钢刀,冷笑一声。

鬼女不允许装扮成鬼,我不用装扮,因为我的眼睛在夜晚会发光,野兽的绿光,我只要想,就可以吓死他们。

但是我想的是把他们逼迫到一个角落,假装自己是真的鬼,然后拿刀杀了他们。

为什么呢?因为他们是怀着吓死我的心来的。

如果是别人,可能会因为害怕而认命。

可是我不是善茬,人家要是想动我,我不会认命,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杀了他。

我放慢脚步,把恐惧的表情换成假装吓傻了。

因为,街角有人过来了。

我侧身面对他们,目光呆滞的直视前方,这些蠢货是不会看到我另一个上扬的嘴角的。

我手拿着钢刀,头呆呆的望过去。

这些蠢货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放下手中的刀,扭头正对着他们,他们笑的很开心可能是因为想到等等就可以吓死我这个鬼女了吧。

可是他们想的太天真了,我今天特意画了一个妆容。

白的泛蓝的脸蛋,黑色的美瞳,黑直的长发,鲜红的嘴唇,身着着白色的连身短裙。

只有人规定鬼女不可扮鬼,却没有明确规定鬼女不可以打扮自己。

今天的月光很白,洋洋洒洒毫不吝啬的落在每个人身上,这美丽的月光衬的我越发的诡异,风似乎也觉得我可怜,适时的掀起我的裙角。

我的黑发迎风飘起,就像海藻散在水里。

我微微勾唇,老天都在帮我。

我可不想在大街上杀死这些高官,我起身猛的的跑向小巷,回头还不忘露出惊恐的面容,这样蠢货们应该很快就跟来了。

“她在那里!别被她跑了!”有个打扮挫裂的假鬼指着我对大家说道。

果不其然,不管我跑到多寂静的小巷,那几个“鬼”仍旧穷追不舍,等到我跑进一个死胡同的时候,我才停下脚步。

“嘿嘿,你们跟来了。”我笑嘻嘻的说道,月光下,我那又长又可怖的假牙含着不可忽视的阴森。

我在假装木讷低头的一瞬间摘下了美瞳。

你说看着他们被吓死会不会比凌迟他们更有趣呢?

可是我觉得两者结合才是让他们死的最佳好办法。

我快速的冲到他们身后,然后抬起头,让自己绿色的眼睛注视着他们。

黑夜中,除了月光和闪亮着的星星之外,我那翠如翡的绿眸也是一到不可忽视的风景。

抬头的一瞬间,我看到他们眼中掺杂了很多的滋味。

恐怖,惊讶,害怕,想逃。唯独没有喜悦,怎么了呢他们想吓死我的时候是喜悦,为什么我才抬头他们就害怕了呢。

这就是人吧。

我步步紧逼他们身边,他们一步步向后退,紧靠墙后他们的脸上似乎多了一份绝望。

可我却很开心,我可以慢慢的慢慢的把他们折磨死。

我对着他们微微一笑,月光下,明明看似唯美的镜头却大部分被诡异占领。

我走向一个已经尿裤子的人,在他耳边轻轻的吹一口气,看着他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庞,我森森的笑了。

从腰间抽出那把反着银光的钢刀,放在唇边轻轻的舔了一下,“你们今年运气不好哦,怎么选了个真鬼做鬼女呢?咯咯咯。”

看着剩下那几个脸色苍白的人,我微微一笑,把手指向死胡同外的那条线,“看到那条线了吗?只要谁跨出去一步,我会立刻杀死他!”

他们猛地停下脚步,战巍巍的看着对方。

“你们都想活命?”我看着他们三个说道。

他们默契的点点头,我撩了撩额前的碎发,“这样吧,你们三个之中我允许活一个,你们自己决定吧?”

我走到胡同的那条线外,冷冷的注视着他们。

一个男子最先行动,他假装懊恼的蹲下身子却顺势捡起一块尖利的石子,然后他猛地打向一个装扮成吸血鬼的人。

那个被攻击的人不可思议的看着他,继而把自己用钢片做的指甲戳向那个男子的脖子。

旁边还有一个人就在一旁看着,似乎想收渔翁之利。

但是很不巧的被另外两个人发现,被两个人联手弄死了。

接下来二选一,我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不分上下的攻击对方,看着两个人几乎同时死亡的样子,我慢慢的转身,都死了,还有什么好玩的。

我看着那个尿裤子的人,我的眼中蒙上一层血雾,很想杀人。

我慢慢的走到他面前,抬起他的下巴,然后一掌批向他的脖子,他不甘心的闭上眼睛沉沉的晕过去了。

我拿过那三具尸体身上的各种材料把那个人的手脚都绑起来,然后慢慢的走向他。

我切割掉他的手脚筋脉后就开始了凌迟游戏,先从脚开始,一片片割下他的肉。

他转醒了后又痛晕过去,最后切割到一半大腿后他死了。

我乏味的将血迹擦干,然后转回身去,如果每次都这样不是又无聊又恶心吗?

下个目标要换换死法了吧,呵呵。

(使用微信扫一扫下面的图片,关注鬼姐姐公众号(guijjcom),就可以分享与收藏自己喜欢的鬼故事到朋友圈!)

试管婴儿要怎么做

乌鲁木齐男性包皮手术费用是多少

沈阳处女膜修补需要多少钱沈阳处女膜修复去什么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