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工求职要过几道坎节后外来民工劳务市场扫描-【新闻】北水苦荬

发布时间:2021-04-20 13:24:20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民工求职,要过几道坎?——节后外来民工劳务市场扫描

他们来了,来得比往年还早,甚至没有在家里吃一碗元宵就挤上了火车或长途汽车,匆匆地向城市奔来。对于这些来自江西、安徽、河南、贵州和浙江省农村的民工兄弟来说,来得早就意味着有更多的工作机会。而面对节后迸发出来的民工潮,我们的城市能善待他们吗?民工兄弟的希望会落空吗?近日,本报记者和通讯员在宁波、温州、台州、金华进行了实地采访。好工作还是难找 对大多数民工来说,等待他们的依旧是苦、脏、累、险的工作。 在台州市椒江区人才劳动力中心市场,这段时间每天都有1000来名外地民工求职,职介所提供的岗位有时还多于应聘者,但大都集中在建筑、装修、餐饮、搬运、服装加工等劳动强度较大的行业。 从正月初八至今,宁波市劳动力市场每天都有4000多名民工求职,1300多人次成交,创下该市场有史以来的新纪录。但市场负责人介绍,一方面宾馆、餐饮、商场等服务性岗位竞争激烈,普通操作工和建筑小工明显过剩,另一方面却是企业难求中高级技工。 据椒江区灵通职介所工作人员何新波介绍,对文化要求不高的岗位,台州还是不少的。那些刚出家门的年轻民工要求不高,又肯吃苦,往往很快就能找到工作。但想改善一下待遇的“老民工”,前景就没那么乐观了。在宁波市劳动力市场里,湖南民工张某神情沮丧:“我初三就来了,10天过去了还没找到工作,带出来的钱都快用完了。我不会讲普通话,也听不懂宁波话,文化又低,不知道该怎么办。”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企业难找好技工。在永康市,许多企业主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外地技工过年后一去不返。开工第一天,中国群升集团董事长助理胡德忠就紧张地盘点:究竟有多少技工特别是高级技工能回来上班。 据了解,永康五金制造业在近年来飞速发展,优秀技工成了企业竞相追捧的“明星”,为数不多的高级技工年薪已从过去的几万元涨到近20万元,而且跳槽频繁,抬高身价,给许多企业造成困难。一些企业主怕人财两空,新项目上马后,不愿意培训原有的技工,而热衷于到其他企业“挖”人。 浙江其他地方也存在类似情况。在义乌劳动力市场,有一技之长的民工最吃香,工资要高出一大截。一位连续来了三天的袜厂老板说,他们厂要招30名熟练技工,至今只谈妥了5个。 民工求职为何出现如此大的反差?主要是民工素质和企业需求存在结构性矛盾。据了解,在今年浙江省的用工需求上,技术工种岗位比往年有所增加,对打工者的文化程度和熟练程度有了更高的要求。 企业用工还是不规范 尽管越来越多的事实表明,一纸合同是保护民工权益的有效凭证,但真正能拿到这张“护身符”的民工还是少数。 在椒江区劳动力市场,尽管司法局的同志在现场介绍《劳动法》知识,要求企业和民工签劳动合同。但据笔者观察,没有一位民工是签约的。一家用人单位的负责人道出底细:短期用工是不签合同的,长期工也只有部分大单位会签合同,小企业一般都不签。 没有了合同,出现企业拖欠克扣民工工资、强制民工超时加班等现象也就不足为怪了。台州市劳动和社会保障局负责人说,台州绝大多数用人单位都能够自觉遵守《劳动法》和劳动合同约定,但也存在少数用人单位非法克扣、拖欠职工工资现象,尤其是拖欠外来民工工资。 工作苦不苦,民工心中最有数。据接受采访的民工反映,用人单位劳动时间基本超过法定时间。在台州务工的湖南省安化县冷市镇农民黄保明说:“浙江沿海一带,工资还是比较高的,但经常加班。我们几个老乡在建筑工地做,工期一紧,就是连着好几个通宵加班。”而一般个体、私营企业加班费含在工资和奖金中,不再另发加班费。 我们在采访中发现,一些民工和企业主的法律意识十分淡薄。有的民工说,签不签合同无所谓,只要找到工作就是了。一些企业主则说,签什么劳动用工合同,这不是多此一举吗?而对那些想签合同但遭雇主拒绝的民工来说,在一份难得的工作和不一定能得到履行的用工合同之间,又有什么更多的选择呢?湖南人小贺去年11月底到宁波打工,结果第二天就因操作冲床时不慎压断了3根右手手指。然而由于当时未签劳动合同,几个月过去了,他还拿不到伤残抚恤金。 有关部门说,在遵守劳动法等方面,大企业一般做得比较好,并能提供相对完善的用工条件。 “黑中介”还须提防 有这么多的民工等着找工作,中介市场成了不少人盯上的“赢利点”,一些黑心中介也混迹其中。在每年有上百万外来民工涌入的温州,不少民工有被骗的遭遇。来自江西的小王说,前些天一连被介绍了两次,第一次去见企业主,发现工厂的待遇和职介原先讲好的大不相同;第二次见企业主,工厂则说从未通过职介所找工人。 椒江区人才劳动力中心市场职介部工作人员王菊香说:“现在,台州的劳动力市场基本上比较规范,外来民工找工作必须办理就业证,并建立流动人员档案,走上了有序管理。”对此,外来民工有不同看法。河南籍民工李真说:“我找工作花去了50元钱。其中,介绍费35元,办就业证10元,办证要照相又是5元,可钱还一分未赚呢。我觉得市场收费有点多。” 出于对黑心中介的担心,民工中出现了代为老乡找工作的“代理人”。来宁波已经有10年的安徽人张某,对宁波已经比较熟悉,还能说上几句宁波话。他说,他这几天都在帮老乡找工作,在职业介绍所找到合适的用工单位后,由他带老乡去厂方看看,并代表老乡和厂方进行包括工资待遇、住宿、加班费用等问题的谈判。等一切安排妥当后,他从中收取每人100元的劳务费用。对此,一位刚经老乡介绍找到一份电焊工工作的李某表示,自己第一次出门,有同乡人帮忙找工作,既节约时间又不会上当受骗,所以出点劳务费也愿意。 编后:也许对有的人来说,离美好生活只是一步之遥或是伸手可及,而对民工兄弟来说,背井离乡到城市,却可能连一份养家糊口的体力活都找不到。在编辑这组稿件过程中,我们深刻体会到了民工的艰辛。我们希望,通过民工自身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这些来自农村的兄弟能早日融入我们的城市当中。

渔业

湖南中烟工业有限责任公司

房地产业

甲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