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香港反占中运动发起者香港正经历短暂阵痛期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0 08:46:53 阅读: 来源:岩棉板生产家厂家

香港"反占中运动"发起者:香港正经历短暂阵痛期

每个人面对困难都有自己的看法,或悲观或乐观,香港新界社团联会理事长、社会服务基金执行董事陈勇是一位对未来持有审慎乐观态度的人,与相对保守的观点不同,他对香港未来前景非常看好,若按满分10分计算,他对香港未来给出了8分的高分。

陈勇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专访时表示,香港目前正在经历短暂的阵痛期,尽管要付出一定代价,但他相信,香港善良的市民最终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第一财经日报:现在香港存在一些深层次矛盾,你认为这些矛盾是什么?根源在哪里?

陈勇:香港相当多的市民大众都是接受西方教育成长,以前被英国人管治,对国家的近代史以及整个国际的格局的分析都不是特别了解。大家都是很善良的市民,在政治上未必想得那么复杂,但是香港也不可避免会是整个世界东西方两种意识形态的焦点。所以香港很多问题,不是纯粹的社会和民生问题,牵扯很多意识形态的东西,容易产生波动。

香港的政治和美国运作不一样,美国、英国有不同政党,不管是执政党还是反对党,在政治理念上对国家的感情、热爱程度都是一样的,就像是同一个家庭里面,不同的兄弟只是存在管理理念的不同。

香港的市民大众都有民主的追求,这个特别健康,但过程不单单是一个口号,也不单单是本地市民善良的想法,这始终是一个国家里面的行政区政府的事情,它不能跟中央政府对立,更不可能脱离。

香港的政治和民主的推进,我们觉得还是要按照基本法一步一步地推,然后希望2017年顺利拿到漂亮的一票,这一票就是真正的普选。但这个也不是终结,看现在全世界也不是简单为达到某一个模式的民主就能万事大吉,连美国自己都还是有占领华尔街的行为。虽然到现在奥巴马也没法改变美国经济状况的低迷,但是他们自己学着检讨美国的政治、民主发生了什么事。既然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定型也没有一个终点。

日报:在这样的深层次矛盾下面,香港可能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

陈勇:香港这段时间是阵痛期,这是我们也不希望看到的。我相信现在这些政治捣乱破坏派要改变不容易,因为涉及种种的政治利益,这些人就慢慢等他醒悟吧。

大家都不想见到阵痛期的到来,但是没办法的时候,那就长痛不如短痛,就像你再痛惜自己的孩子,他再玩火的话,你害怕他最后全部烧屋。你就得让他被火烧一下,他以后都记得,如果你一直阻止他的话,到最后他可能趁你不在家,玩更大的火,所以这样比较两害取其轻呢?

他们这种表演你也阻止不了,虽然整个香港要为此付出代价,但是我们还是希望能够因小得大,失去这个小的代价,从而能够让大部分的市民更清醒,这样的话更有意义,将来重新起飞。

最重要的是我们希望最多的市民大众保持清醒,凝聚700万人的智慧和意愿修正错误,就会把今天看起来风光的一些破坏派的领袖,扫进历史的垃圾堆,我们在等这一天,也积极去促成这一天。

日报:香港和内地的矛盾近日正在激化,你觉得是什么造成了这个现象?如何妥善解决这一问题?

陈勇:其实我觉得两地矛盾有管理的问题,只不过就是香港的地方小,比如你家里面只有500平方呎(约合46.5平方米),来5个人你觉得有点挤,来50个人你容纳不下了。

现代化高层的管理本来是我们的强项,但是你看到这么多年,尤其是前一任特首的期间,现在很多的评论都说他是没有作为的,不管是房屋发展等等,都是小做小错,这个是不正常政治环境造成的。

你看最简单的例子,我们的上水火车站当时设计就是以千为单位的旅客,现在是以十万甚至百万的单位,那怎么得了?但是一直都没有改变发展,就是政策出了问题。

但是迪士尼的管理就很好,比如今天卖了一定数量的票,然后发现很挤了,就出一个通告,让大家明天再来。这样保证了游客的舒适感,也顾及了本地市民的幸福感,让大家各有自己开心快乐的一面。但是如果处理地不好,就好像乘搭东铁线的旅客比较多,大家觉得火车很挤,造成不光本地有怨言,游客也觉得我付了那么多钱在香港,居然是这样的,那就可能不开心,对大家就不好。

另一方面,有一些人就希望把这种矛盾激化,做一种挑拨或者是分裂香港和内地的关系。所幸大部分人是理性的,而且我们提出了很多建议,包括发展大屿山,让香港可以容纳更多游客,而不至于影响本地市民的生活,这样我们下一代找工作也容易了。而且发展多一点,买楼也容易了,香港天上又不会掉馅饼,地下没有石油,就是靠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提供我们的服务,这样发展才是硬道理,如果不发展困在这个小岛里面,一天到晚唉声叹气,就算没人来你自己也不舒服。

日报:目前香港面临较为严峻的管治危机,是因为港人缺乏管治能力么?现在香港社会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情况?

陈勇:在香港回归以前,其实英国人并没有给什么民主,自由是有一点,大家都是经济动物。真正的民主进程应该是回归之后基本法赋予的。香港经济民主进程的主要发展,按照基本法一步一步来的,可以说过去17年香港民主进程,比过去175年英国人所给予的,或者是英国本土的发展都要快。

这个过程如果是很自然,慢慢自己完善发展还好,但是遇到很多问题,包括金融海啸风暴、非典,还有外资的力量进入。但相信我们的理念是正义的,只是需要一定的过程,而且这个过程里面还有很多不同的任务。所以我们坚持发展香港的民主要循序渐进。如果我们在经济上已经是博士后了,但是我们在政治上可能还是小学生,那你说小学生马上给你一个大学校长去当,那就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

现在香港人也零距离地看清楚人们政治是怎么玩的,为什么这次我们发起“反占中”签名行动获得这么多支持。我们很希望香港有志于从政,或者有远大目标理想的青年们,可以投身政治,这一块的市场以前没有,而且这更要求真正有担当的人来做。

以前香港有句话,一流的人才在商界,二流的人才才在政府,三流的人才才去选议员,将来这话肯定得改,像美国、中国内地,一等一的人才应该从政,这就像是一个船的船长,一切方向都要掌握好,如果他掌握不好,其他房间做得再精美,表演再好,很容易变成铁达尼号(泰坦尼克号),最后沉没了。

所以这个也是为什么我们民间都很坚持,未来选的特首一定要爱国爱港,而且是爱中国爱香港。现在有一些人拿着外国护照,他也说爱国爱港。现在我明白了,他爱的不是中国,因为他护照都不是中国。

这个要搞清楚,如果这个船长,他有自己私家救生艇,而且他不需要对这个船的生命财产负责,一个不高兴他就撞冰山。撞之前自己坐救生艇走了,一点代价都没有,那这种人能当我们的船长吗?那绝对不能,所以我们还是希望本地的热血青年从政,和市民大众一起协助推动和监督这些官员,确保他们是真正有担当的领袖,真正为香港长远利益去努力。而且要爱中国、爱香港,这样我们保证船在港人接手之后慢慢行驶顺畅,避开那些危险的地方,走向金光大道。

日报:你看好香港前景吗?如果用十分来评分,你为香港未来的发展打多少分?

陈勇:我给目前的香港的分数是6到7分,就是预计可能对短期阵痛期的调整,但是长远我相信肯定会高过8分,但是现在我们做好六至七分之间的心理准备。

现在有很多我们接触的青年朋友,尤其是有理想的,我们鼓励第一要准备好自己,第二就是要适应现在的环境。就算你现在找一个工作不是很理想,待遇不是很高,但如果能够积极装备自己,用那几句话来讲就是扎根香港、北靠神州、面向世界,当他们能做好这句话,形成他自己的历史观、世界观,将来肯定会成才的。

尤其香港现在真正有担当的领袖很少,在这个市场真正有担当,同时能够是道德标准很高,又对两岸四地的了解比较深刻的人,将来肯定是领先的。

另外我也很看好香港人,因为到最后几乎每一次都证明他们是对的,你看香港股市、楼市,或者香港经济不管经历多大的劫难,基本形势都是向上。

沈阳盘式研磨机

黑龙江五号充电电池

沈阳硬质合金拉管模具